首页>大唐顽主>第一百九十五章 成德借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九十五章 成德借兵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  当仆固温不顾一切地扑向平卢节度棣州之时,被困于深州城外的李浈却早已身处冀州大营。

  不过对于李浈的到来,王元逵却早有预料,在王元逵看来,这一切的因果皆由李浈而起,所以最害怕的人并非自己,也并非张仲武,更并非刘约,而是李浈。

  说到底,无论此事如何发展下去,最终将要承受的却必然是朝廷的怒火,而面对朝廷的追责,李浈势必在劫难逃。

  所以如此一来,李浈无疑是最希望此事尽快平息之人,最好的结果便是两大藩镇各自撤兵,而后李浈再主动向朝廷请罪,或许朝廷会念及李浈之才而有所宽恕。

  不过,这终究是王元逵一厢情愿的想法,在李浈到来之前,他的心中早已筹划万般,甚至早早地便想好了在见到李浈之后的诸般说辞。

  但,世事总与愿违,当李浈真的进到自己账内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,便让王元逵顿时措手不及。

  “敢问使君家小可都安排妥当了?”李浈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,甫一见面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王元逵及账内众将为止一愣。

  但王元逵旋即恢复冷静,只看着李浈,也不说话。

  “怎么?难道使君竟毫无准备?”李浈故作讶异地问道。

  “大胆李浈,面见使君还敢口出妄言,该当何罪?”不待王元逵说话,一名壮硕武将便厉声喝道。

  李浈则面色更显惊异:“怎么?难道使君准备抗旨不尊?”

  “李浈!休要再胡言乱语,朝廷至今并无任何旨意,何来抗旨一说!本使倒是要劝你快些将那杀我大将的凶手叫出来,否则......”

  “否则使君便要兴兵讨伐?但不知使君所伐何人?是卢龙张使君还是区区在下?”李浈紧接着问道。

  王元逵正要说话,但却只听李浈马上又道:“然后河北大乱,甚至因此动摇帝国根本,介时不知使君以为朝廷将如何应对呢?”

  “哼!难不成朝廷还真的敢举兵兴师问罪么?”王元逵冷笑,虽说其对朝廷素无悖逆之心,但若朝廷真的敢举兵镇压的话,自己手握重兵倒也不惧。

  “不错!若在此时朝廷必不敢对河北用兵,但若是成德、卢龙二镇大战之后呢?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句话使君不会没听说过吧!介时两镇兵力大损,而朝廷却是兵强马壮,我想陛下是绝不会放弃这个天赐良机的!”李浈负手而立,言谈举止之间谈笑自若、字字诛心。

  王元逵与众将闻言后面色微变,对于李浈所言,心中顿生了几分惧意。

  大唐藩镇素来拥兵自重,安史叛乱制后尤胜以往,而河朔三镇又为重中之重,甚至天下所有藩镇都在盯着河北的一举一动,现今河北虽暂时相安无事,但以后的事情却谁也说不准,由此看来可以说河北乃是朝廷的心腹之患,而当今陛下新立,若能由此平定河北,那无疑将震慑天下藩镇使之信服,只要头脑稍正常一点的人就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。

  虽然王元逵深知李浈此行就是意图阻止两镇交战,但其所阐述的这个理由却让自己不得不重视起来,毕竟李浈所说的这个可能,发生的几率极高。

  见王元逵沉默,李浈心知自己的目的已然达到,但却还不够,只见其再度缓缓说道:“呵呵,方才使君说朝廷至今尚无任何旨意,不知使君可知为何?”

  王元逵闻言后顿时面色大变,而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若是单凭李浈方才那番话,或许可以认为这一切不过只是一番推断而已,但李浈最后的这句话却瞬间点醒了自己。

  不错,朝廷至今并无半点旨意,即便是河北乱成现在这个样子,甚至冒着动摇帝国根本的巨大风险,朝廷一方也依旧采取充耳不闻,视而不见的态度。

  这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因为朝廷就是想要让这河北两大藩镇大动干戈,甚至朝廷还巴不得魏博节度也搀合进来,反正对朝廷来说,打两个是打,打三个也是打,最好一战能将河朔三镇同时平定了才好。

  事到如今,王元逵终于再也耐不住性子,冷冷地看了看李浈,而后伸手指了指身旁,说道:“坐!”

  李浈闻言躬身谢坐,而后于王元逵身侧下首盘膝而坐,但口中却不再说话,因为他在等王元逵来问自己,毕竟谈判这种事,主动权要牢牢地握在自己手中,方才那番话不过是个诱饵罢了。

  因为,这并不是自己所要的那个结果。

  果然,只见王元逵想了想后侧身冲李浈问道:“你乃朝廷命官,深得陛下信任,所想所为皆应与陛下同心同德,此番言论难道不怕被陛下知道么?”

  李浈莞尔一笑,道:“呵呵,使君所言不假,正因下官为朝廷着想,所以才不希望陛下对河北藩镇用兵!”

  说到这里,李浈稍稍一顿,紧接着又道:“呵呵,说句不怕使君恼怒的话,对于朝廷来说,藩镇之患终究要除,但却绝非朝夕之功,也许十年、二十年,也许一百年!但却绝不是现在,只要边境一日不宁,那么朝廷便绝不能打藩镇的主意,这一点,有些人看得透,有些人看不透,陛下身处京城,难免会被某些小人蛊惑做出一些错误的决断,身为唐臣,下官自然有责任去弥补陛下的错误,所以下官今日的一言一行,并非不忠!而是设身处地地位朝廷着想!”

  “哈哈哈......”王元逵闻言朗声大笑,伸手指了指李浈,而后对麾下众将笑道:“诸位,你们好好看看,好好听听,十六岁,这娃子不过十六岁,但心中思虑却比那些自诩为国家肱骨的朝臣强了不知多少!方才所言虽说不免有些危言耸听,但对本使却也算是开诚布公!”

  说罢之后,王元逵冲李浈咧嘴一笑,道: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,老夫退兵?”

  李浈闻言则轻轻摇了摇头,道:“不,我想借兵!”

  (..net)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