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状元风流>第二十三章山雨欲来风满楼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三章山雨欲来风满楼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秦小姐听他此言,顿时气得柳眉倒竖,不禁双手叉腰,挽起丝绸针刺锦绣般的衣袂,怒声道:“你这登徒子,都被绑的成了粽子一般了,还是如此滑头,可是要试试手中长剑。”说着,纤纤玉手扬起,那宝剑在纱灯之下,晃得令人心里惊慌不已。

  陈尧咨见此,再也不敢说话,只是闭嘴不言,便在这榻上闭目养神起来。秦小姐见此,不禁呵呵笑了起来,娇声道:“公子可是还有不适之处?”

  陈尧咨懒得理会他,也不管他几人如何说项,只是闭口不言,倒是省得不少的麻烦。

  …………

  正是秋夜不觉昏晓长,不知不觉,已是泛起白雾浓浓,锦官城在这晨曦薄雾烟笼之下,如云间春色,更添一分飘渺仙坊之意。

  这书院已是人走匆匆,络绎不绝,似是这雕梁画栋忘记了昨夜的闲趣韵事。这院子依旧人际冷清,这桂树零落,几片秋叶飘落,似是带走了最后一丝夏日的气息。

  “啊楸,”陈尧咨不禁打了个寒颤,这一丝的凉意惊醒了正在酣睡的他,这醉乡路冷无处埋愁,正是如他这漂泊异乡之人。

  陈尧咨醒来,不禁又是寒颤,见这已是鱼翻肚皮之天色,不禁伸了伸手,却发现手脚皆是被捆绑起来,心中不觉焦急起来,想起昨夜的荒唐事,不知范浱贺山二人到底如何,心中顿时七上八下,没了个章法。

  用手很很的扯了几下,却是不见有丝毫动静。陈尧咨心下着急,举目四望却是没有人影不觉叫出声来,道:“来人、快来人……”。

  才叫出几声,只见秦小姐已是从内屋走了出来,已是梳洗完毕,此时已是身着鹅黄翠色衣衫,镶着下身紫荆花翠玉绣湘绮罗裙,细润如脂,粉光若腻,娇艳何曾施粉黛,自是般如画中人。

  陈尧咨哪有心思看这些,见他出来,不禁哼道:“秦姑娘不是要见官么,咱们这便走吧。”

  秦小姐见他如此放肆,不禁柳眉倒竖,呵斥道:“你这登徒子,既是如此,咱们这便去。”说着,手提宝剑,便前来抓着他,就要往屋外走去。

  陈尧咨只觉一阵清香沁人心底,如沉香满屋,心旷神怡,不禁有些贪婪的楚了楚鼻子,心想,这丫头害我白白绑了一夜,我多闻了几回,也算一点偿还吧,说着,又是耸了耸鼻子,如芝兰满怀,不舍放弃。

  秦小姐见他呆在此处,不走一步,不禁奇异的道:“你不是要去见官么,为何现在不走了,可是心中害怕了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”

  陈尧咨不禁瞪了她一眼,冷道:“本少爷乃是被你冤枉,何来什么今日当初之言。”

  秦小姐不禁冷讽道:“那你为何不肯前去?”

  陈尧咨看了看手脚,道:“这般情形,你叫我如何前去。”说着,伸了伸手脚。

  秦小姐这才明白过来,不觉哼道:“就是放开这绳索,你也未必能逃脱。”说着,便宝剑出鞘,划开他手中的绳索,却是宝剑在手,直指他而来。

  陈尧咨气愤不已,大步出门而去,便往那正门而来。

  走过这小院,却是见这路杂繁多,不禁疑惑起来,道:“这院子路多繁杂,正门到底在何处?”

  秦小姐不禁冷笑道:“你既是言你是墨池书院学子,怎会对这芙蓉书院如此的陌生?”

  陈尧咨顿时白了他一眼,回道:“墨池书院学子,就一定要知晓这芙蓉书院么,陈尧咨便比知晓。”

  秦小姐见他一副穷寒酸之模样,不觉讽道:“这墨池书院之学子,每日的跑这芙蓉书院的可是勤了,就你这穷酸模样,也就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