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状元风流>第三十五章枫林小院的真相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十五章枫林小院的真相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陈尧咨与范浱二人相视一眼,二人具是惊奇,范浱道:“你怎知晓此事?”

  赵璇见他二人问起,哼了声,道:“此事岂能瞒得过我,陈嘉谟,这世间也就你最无聊,月色翻墙而去,自认大内高手呢。”

  陈尧咨嘿嘿一笑,摸了摸头,道:“你怎知晓,这事可不并非如此简单。”

  三人正是说着,却见齐夫子呵斥出声,道:“讲堂之内,怎可喧哗。”

  三人在不做声,赵璇瞪了他一眼,微红这脸,自顾的听书去了。

  这待到齐夫子走出讲堂,众学子便围了上来,嚷了起来,挤得陈尧咨与范浱二人的书案偶斜了。一人笑道:“陈解元,你可真有胆识,就在那月色之下,黑兮兮的便翻过墙去。这枫林小院这么多年,你还是第一人。”

  又是学子笑道:“但不知那芙蓉书院的斋院到底是什么模样,咱们虽是平日出入,可这斋院香闺可是不敢进的。陈解元可是见着了,那是什么模样。”

  陈尧咨摆了摆手,不再理会这些说东道西之人,赵璇却是呵斥了出来,”你们这些人,不知一心治学,但就想着那些事,真流氓习性。”范浱忙的点头,随声的附和。

  时至午时,已是讲堂散学,陈尧咨几人皆往枫林小院而来。几日不见,这小院依旧诗情浓郁,枫叶细细,暖阳洒洒,带着入冬的气息。

  赵璇却是仍旧不理会二人,自顾的品着香茗。范浱见此,打了个哈哈,自模做样的道:“嘉谟,昨日我倒是听得一笑料。”

  陈尧咨见他眉心轻点,心中会意,道:“什么笑料?”

  范浱一蹙眉,道:“你不知晓么?”陈尧咨摇了摇头。

  范浱笑道:“据言,这阆州县令,愚昧不堪。一日,这章大人审视,其言:贵县风土如何?

  这县令答道:小县地处古镇,风沙不大,土地肥沃。

  章大人一听,心中惊奇,又是道:“那贵县今岁春花如何?”

  这县令又道:今春棉花每斤二百八十文。

  章大人不觉心中怒火,又道:本官问你这县里百姓如何?

  这县令道:白杏只有两株,红杏倒是不少。

  章大人强自忍着怒气,忿色道:我问贵县黎庶如何。

  这县令道:这有梨树之处很多,只是结的梨却是不大。

  章大人怒火径自的起来,吼声道:本官哪管你什么梨树杏树,我问你小民。

  听闻此言,这县令忙的站了起来,道:小的小名狗儿。”

  陈尧咨闻此,还未反应过来,只听“扑哧”一声,转身一看,不是赵璇是何。只见她仍是无动于衷,自顾的品茗。便走了过去,笑道:“子璇也认为此人戏谑么?”

  赵璇不觉柳眉清扬,哼道:“哪有陈解元爬墙而过,这才是戏谑。如今这墨池、芙蓉书院,陈解元可是风云人物,那些丫鬟小姐、大家闺秀们,谁不望看上一眼的。”

  陈尧咨面色一窘,嘟哝道:“你就别来编排我了,那晚要不是那筑球,我怎会就翻了过去。”

  赵璇不禁一瞪,道:“这夜半之时,何来蹴鞠之人,当真当别人好糊弄么?”

  陈尧咨与范浱相视一眼,心中不禁有些诧异,陈尧咨笑道:“不是如此,那我没事往墙垣上爬去作甚,难不曾要欣赏那月色美景?”

  赵璇却是道:“本是还在夜色之时共饮,却未想二位做起了翻墙,为何不叫上小弟同往呢。”

  陈尧咨知晓他是怪自己不拿他当朋友,只能劝慰道:“当时情急,子璇又以安寝,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